最新消息:美版“小汤山”选址加州!美国专利豁免新冠肺炎患者救命神药?

  随着疫情的发展

  中国航空公司开始陆续停飞/缩减航班

  美国千人隔离区也正在建成

  其中2处选址加州

  华人密集区的加州

  是否能平安度过此劫?

  继湾区首例确诊后,2月2日又连爆3例。

  目前湾区新冠肺炎总确诊4例,加州6例,全美11人。

  加州成了美国的重灾区!

  湾区第2例确诊病患情况(全美第9例):

  地点:北加州南湾圣克拉拉县Santa Clara county,与湾区首例病患并无关联

  这也是Santa Clara确认的第二例。

  有武汉旅行史的女性访美游客,1月23日抵美探亲,降落旧金山国际机场。

  在美国共出门2次,均为求诊,随后确认为冠状病毒呈阳性。

  目前病情稳定自我隔离,受定期检测,家人也被隔离。

  除了两次寻求门诊治疗,她抵达后一直呆在家,公共卫生部门已经向她和家人提供了食物和其他必要的物品。

  湾区3、4例确诊病患情况(全美10、11例):

  地点:加州圣何塞地区的San Benito county,现年均57岁的夫妻

  这也是美国第二例“人传人”的病例

  丈夫在1月18日前往武汉,在此期间还去了城外看望他的父亲。1月24日回到美国。,他的妻子并没有旅行史,只是把他从旧金山国际机场接回了家。

  这名男子返美第一天,就出现了咳嗽和低烧症状,后确诊。

  他的妻子在四天后的1月29日出现了类似的症状。随后确诊。

  据称丈夫返美后未曾出门。

  美方官员对于这几日旧金山湾区突增病患的情况,则表示并不意外。

  已经出现2例确诊病例的Santa Clara县,是湾区人口最密集的地区之一,其中也是华人聚居区。

  “鉴于加州和中国密切的人员往来,未来一段时间可能陆续出现更多确诊案例。”

  可以发现这些新增病患,都是从中国飞往美国的,显然同机飞行成了“高危”举动。

  美国白宫已经颁布了最严入境令。

  虽然,给很多华人家庭往返中美带来了极大的不便,但从控制疫情传播的角度来说,还是有必要的。

  因受疫情影响,继美国三大航停飞之后,中国航司开始取消部分中美航班(更新至2020.2.1 )

  海南航空

  停飞 2 月 3 日后所有的中美航线

  四川航空

  停飞 2 月 7 日后所有中美航线

  东方航空

  取消夏威夷航线,

  洛杉矶、纽约航线保留最多每天一班,

  旧金山、芝加哥航线减班,

  二线城市美国航线停飞

  厦门航空

  暂时保留洛杉矶和纽约航线,后续减班

  中国国际航空

  2 月 10 日后国航旧金山 SFO、洛杉矶 LAX、纽约 JFK 一周不超过 2 班

  南方航空

  南航旧金山 SFO、洛杉矶 LAX、纽约 JFK 一周不超过 2 班

  美版“小汤山”选址4处,其中加州有3处集中隔离

  上周六,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佩(Mark Esper)批准了卫生与公共服务部(HHS)的一项请求:

  即卫生部可以使用军事设施, 对从海外回美人员预计1,000人进行隔离观察(入境14天隔离的新规定),这是为了预防新型冠状病毒在美国的传播。

  美国五角大楼在美国全境选址4处,作为检疫隔离区,每区可单人隔离容纳 250人。

  国防部被要求在2月29日前,准备单独隔离250人的场地设施,卫生和公共服务人员负责护理和运输。

  隔离人员一旦发病,将被单独送往医院,不会与军事人员有接触。

  这4处隔离区,其中有2处位于加州:

  加州特拉维斯空军基地

  加州位于圣地亚哥的米拉马海军陆战队

  德克萨斯州拉克兰空军基地

  科罗拉多州卡森堡地区训练学院第168军团168th Regiment Regional Training Institute

  除了“小汤山”规模的隔离区之外,首架美国撤侨包机历经三次选址变更,最终降落加州洛杉矶附近的March Air Reserve Base军事基地。

  加上新公布的2处军事疫情隔离区,目前加州境内共有3处新冠病毒检疫隔离区。

  目前在洛杉矶附近的March Air Reserve Base军事基地,已强制检疫隔离195人,包括14名儿童(11个月~13岁不等)。

  这是美国约50年来首次实行强制隔离令。

  截至目前已隔离5天,全员无症状。

  联合式橄榄球运动员Jarred Evans,也在其中。

  新冠肺炎患者救命神药

  美国专利豁免?

  假的!

  2日下午开始,微博平台上开始出现一则消息,称美国药企吉利德一种名为“瑞德西韦”的药物,被发现对新型冠状病毒有效。而为了帮助中国使用此药物对抗疫情,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特批豁免该药物对中国的专利,让中国可以直接仿制该药物。

  这则贴文立刻引起了很多网民的关注,转发评论中不乏歌颂美国的声音,还有人说美国对中国这么好,为什么还要批判美国。

  同时,该信息也被扩散到了多个网络论坛上,甚至一些媒体也被误导。

  可奇怪的是,当一些网民询问发帖者这个消息的来源时,发帖人却仅仅表示来自“彭博”,并没有给出任何详细的链接。

  另外,网上还有一些发布这个消息的账号,宣称这个消息来自“白宫官网”,但也没有给出任何链接或是截图证据。

  那么,“彭博”和“白宫官网”上,到底有没有这个消息呢?我们又仔细搜索了这两个机构的网站,并没有发现这些内容。

  其中,美国“彭博社”在1月27日和2月1日曾刊登过两篇报道,提到美国药企吉利德在与中国方面合作,测试该公司的药物“瑞德西韦”是否对新型冠状病毒有效。这也是截至撰文时,能从彭博社的网站中找到的仅有的两篇与“吉利德”“瑞德西韦”和“中国”这三个关键词有关的报道。

  但这两篇报道中并没有一个地方提到“美国总统特朗普特批豁免瑞德西韦对中国的专利”这样的内容。

  我们也检索了美国白宫的官网,尝试了使用“吉利德”“瑞德西韦”和“冠状病毒”等关键词进行检索,同样没有发现任何“美国总统特朗普特批豁免对中国的专利”的内容。

  我们还检索了涉事的美国药企吉利德的网站,发现这家药企发布了一个关于公司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声明,可这份声明中同样没有提到任何“美国总统特朗普豁免瑞德西韦对中国的专利”的内容。

  至此,相信绝大多数网民应该能意识到,这个“特朗普特批给中国豁免瑞德西韦的专利,让中国可以仿制该药物”的信息,是一个不实的虚假信息了。毕竟,我们顺着这个信息的发布者给出的“彭博”和“白宫官网”这两个“信息来源”,都找不到任何他们所宣称的内容,人家药企也没有关于这个事情的任何消息。

  而对于一些了解药物专利的专业网民,这个虚假消息就更可笑了。他们指出,这个虚假消息中所宣称的“紧急公开药物分子结构至4月27日”,就是一个很暴露“智商”的话。因为瑞德西韦的分子式早就公开了,网上随处都可以查到;而且公开分子式也根本不等于“专利豁免”,不等于就能“仿制”出药物;再说药物的专利是一个复杂的网络体系,制作、辅料和工艺等都很复杂。更可笑的是,他们指出分子结构公开后是不能收回的,又何来什么“公开分子结构至4月27日”呢?

  另外,在阅读了“彭博社”和《华尔街日报》的相关报道,以及吉利德网站上的声明后,我们还发现了更多关于“瑞德西韦”的重要细节,需要大家的注意。

  首先,根据两家美国媒体的报道,“瑞德西韦”这个药物目前并未在美国或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获批上市,其疗效和安全性也并未被严格确认,只能依照美国的法规进行“同情使用”,即当病人缺乏有效的疗法时,可以用这种没上市的药物来试试管不管用。

  截图来自彭博社和《华尔街日报》的报道

  其次,“瑞德西韦”这个药物本来是用来对付埃博拉病毒的,但其临床试验的效果不如其他疗法。在动物试验中,该药物曾被发现能缓解小鼠被SARS和MERS等冠状病毒感染的肺部病情,但这一疗效并未经过严格人体临床试验。

  而“瑞德西韦”如今会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中引发关注,是因为前不久美国的医生在给美国首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治疗时,为了缓解其出现的高烧重症情况,通过“同情使用”制度给该患者试用了“瑞德西韦”,结果患者的症状在一天后出现了缓解,且没有出现明显的副作用。于是,参与治疗的美国医生们便撰写论文介绍了这一情况,进而引起媒体和公众的兴趣乃至期待。

  截图来自《华尔街日报》的报道

  然而,其中一位治疗的医生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特别强调,“瑞德西韦”必须经过更大量的临床测试,才能确定其是否能“安全有效”的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毕竟,临床样本太有限了,还不足以证明什么。

  研发“瑞德西韦”的药企吉利德所发布的声明,也是这么一个态度,即他们的这种药物目前尚未在全球任何一个地方上市,也尚未证明能安全有效地对抗病毒。

  综上所述,“瑞德西韦”实际上是一个在全世界还没有获批上市,没有做完临床试验,对于新型冠状病毒的疗效也并不明确的药物,何谈“给中国去仿制”?

  不过,吉利德公司目前确实在与中国方面就研究“瑞德西韦”的疗效展开合作。从该公司的声明来看,吉利德正与中方建立一个随机可控的临床对照试验机制,从而更好的检验“瑞德西韦”能否安全有效地对付新型冠状病毒。

  此事也到了中国媒体的确认。澎湃新闻就在一篇报道中表示,中日友好医院的曹彬教授将负责牵头与吉利德在中国进行药物的临床试验,对270名新冠肺炎的感染者进行临床对照研究。而这些报道中也同样没有提及任何“特朗普特批豁免专利,允许中国仿制药物”的信息。

  有趣的是,根据报道,双方这次临床试验合作的截止日期为“4月27日”。这不就是微博上那个虚假信息中,美国给中国“专利豁免”的截止日期吗?

  能把“临床试验”说成是“豁免专利”,也可见编造这个虚假信息的人是什么水平了。

  目前,美国Gilead公司的Remdesivir尚未在FDA获批,原本为埃博拉研制,疗效欠佳,但对SARS和MERS效果拔群,安全性和副作用尚在观察期,仍需随机临床对照验证。

  但好消息是,美国有“病毒猎手”之称的哥伦比亚大学教授Walter Ian Lipkin,在多国旅行禁令之下已于1月底降落中国,钟南山院士凌晨在广州亲自接机。

  Lipkin教授早年也曾帮助抗击非典SARS。

免责声明
1、文章部分内容来源于百度等常用搜索引擎,我方非相关内容的原创作者,也不对相关内容享有任何权利 ;部分文章未能与原作者或来源媒体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原作者或来源媒体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2、我方重申:所有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知识产权归该权利人所有,但因技术能力有限无法查得知识产权来源而无法直接与版权人联系授权事宜,若转载内容可能存在引用不当或版权争议因素,请相关权利方及时通知我们,以便我方迅速删除相关图文内容,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3、因文章中文字和图片之间亦无必然联系,仅供读者参考 。未尽事宜请搜索"立思辰留学"关注微信公众号,留言即可。
[最新消息:美版“小汤山”选址加州!美国专利豁免新冠肺炎患者救命神药?] 文章生成时间为:2020-02-05 00:57:35

立思辰留学专家答疑 - 让专家主动与你联系!

为了节省您的查找时间,请将您要找的信息填写在表格里,留下您的联系方式并提交,我们的顾问会主动与您联系。

意向国家:
您的姓名:
联系电话:
联系QQ:
咨询问题:
更多

推荐院校